新彩天欢迎您!
幻海优品

不止星二代,还有一群“妖魔鬼怪”,正在向娱乐圈伸出“利爪”

陈飞宇的塌房,算是将星二代的遮羞布撕了个彻底。

或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星二代”三个字会成为一个贬义词,让娱乐圈的那些关系户岌岌可危。

不过,搅混娱乐圈这锅汤的,不止是扶不上墙的星二代们,还有一群“妖魔鬼怪”。

娱乐圈作为一个名和利最显眼的圈子,所有人都盯着这块肥肉,差别在于有的人坚守底线,不贪婪,有的人却咬住这块肥肉,不论是非对错。

这群“妖魔鬼怪”伸出的“利爪”,正在把娱乐圈搞得乌烟瘴气。

01搞副业,收割智商税,那些很有生意头脑的明星们

明星作为一个流量聚集的“商品”,想要变现的渠道很多,除了影视剧、活动和综艺之外,搞副业也是明星们热衷的事业。

这些副业无非是潮牌服饰或餐饮店。

如果明星用心做产品,研发好的菜品,那也无可厚非。

最可怕的是,这些品牌只是靠着明星效应,收割智商税。

在愈姑娘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鹿晗的潮牌U.G.C就出事了。

有博主花了1486元在U.G.C官网买了一件荧光绿的防风夹克,发现这件衣服根本不值这个价钱。



这件衣服的走线粗糙,内里还有线头。

该博主估算,这件外套的成本价估计只有四十多块钱,算上设计费顶多60块,去批发市场能买30件。

事件发酵后,U.G.C官方站出来回应,表示如果有质量问题可以七天无理由退货。



有意思的是,鹿晗却在外网连发两条动态抨击键盘侠。

翻看U.G.C的官网,整个品牌走的是休闲风,定价从几百到千元不等,首页定价千元的卫衣和针织衫被一抢而空。



明星潮牌割韭菜,已经是娱乐圈看破没说破的秘密了。

2022年年底,欧阳娜娜创立的品牌nabi正式上线,经过一系列的预热,她发布了该品牌的第一个系列“云朵胶囊”。



这个系列包括眼罩、卫衣、浴袍等商品,售价最低的眼罩148元,而浴袍和睡衣定价都为988元。



这些商品都有两个特征,一个是纯白的,另一个是材料是聚酯纤维。

众所周知,聚酯纤维是服饰材料中成本相对较低的,而且整个系列的毫无设计感,被网友抨击不值这个价钱。



而这还不是欧阳娜娜第一次割韭菜。

她曾在北京办了一个个人艺术展,宣传的时候噱头满满,粉丝去了之后才发现宛如一个网红打卡点。



门票42块钱,看似不贵,可是里面的酒水贵到离谱,其中一个写着“欧阳娜娜”特调的饮品,就要90元。



欧阳娜娜还开过一个个人线上演唱会,美其名曰回馈粉丝,结果还要收6元的入场费。

更魔幻的是,所谓的演唱会根本没什么布景,只是欧阳娜娜拿着一个话筒唱。



这场线上演唱会涌入了705万人,门票加上打赏,欧阳娜娜得到的利润不低于1000万。

不得不说,明星的钱真是太好赚了。

或许正是因为能轻松赚钱,才让一部分明星把粉丝当成傻子吧。

2015年,陈赫和朱桢、叶一茜联手创办了火锅店“贤合庄”。



为了让火锅店出圈,陈赫经常带着圈内人去吃火锅,这波活广告让品牌迅速扩张。

同时,陈赫还启动了加盟商计划,38到55万的加盟费,让无数加盟商纷涌而至,他们坚信“贤合庄”的允诺:10到15个月可回本。



短短五年的时间,“贤合庄”的店面突破了800万家。

就在“贤合庄”如火如荼捞金的时候,大批加盟商站出来抗议,他们称“贤合庄”扩张太快,开放式加盟,欺骗加盟商。

有的加盟商已经亏损超过500万。

这件事曝出后,陈赫却称自己已经退出了“贤合庄”的股东行列。



这一招金蝉脱壳,同样让陈赫的好兄弟郑恺赚得盆满钵满。

2020年,郑恺旗下的“火凤祥”火锅店在宁波的分店开业,郑恺还带着苗苗前去宣传。



结果,很快就被曝出,“火凤祥”的内景和“吼堂”火锅店的一模一样,典型的抄袭。



遭到“吼堂”火锅店维权和网友的抨击后,郑恺站出来表示“如有侵权,绝不姑息”。



2021年,有博主暗访“火凤祥”后厨的卫生情况,发现十分糟糕,变质的黄喉,没有清洗干净的鹅肠,还有各种变质发酸的卤肉,以及不清洗的蔬菜。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后,郑恺沉默了,随后便曝出他不是“火凤祥”的股东,只是品牌经理人。

这波操作,着实令人发指。

开业的时候利用明星效应聚集人气,出事了又说不是自己的品牌,简直是割韭菜三个字写到脑门上了。

除了陈赫和郑恺,杜海涛、吴昕、薛之谦、包贝尔的餐饮店都曾被查出过卫生问题。



有人说,为明星的品牌消费,图的就是追星的乐趣,不用考虑值不值得的问题。

这种说法真的可笑,粉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管明星做潮牌,还是开店,都要符合市场规范,更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倘若明星可以没有底线的赚粉丝的钱,那么整个娱乐圈只会陷入一种畸形的金钱崇拜中。

作为公众人物,首先要起到良好的带头示范作用,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魔幻的是,即使这些明星割韭菜翻车,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继续在娱乐圈立足。

02过气艺人的“垂死挣扎”

娱乐圈竞争激烈,有一夜成名的风光,也有迅速过气的落寞。

面对过气,明星们一般有三种截然不同的做法。

第一种,接受自己过气的事实,选择脚踏实地,把握住每一个机会。

第二种,选择退隐,过普通人的生活。

第三种,不甘心过气,费尽心机、用尽手段要在这个圈子里捞金。

前面两种无可厚非,第三种一旦用力过猛,便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随着直播的兴起,一大批过气艺人涌入这个赛道,为了炒热度可谓是“拼尽全力”。

杨子和黄圣依作为夫妻档,在直播间卖货的时间不短了,但是始终没有出圈。



2022年七夕,杨子和黄圣依分别发了自己的单人照,还玩起了藏头诗,网友纷纷猜测这两人离婚了。



紧接着,杨子还删除了和黄圣依秀恩爱的视频,同时也发布了多条表达无奈的视频



黄圣依也发表“我的爱人在哪里”等不明所以的文案,为离婚传闻添了一把火。



可是在直播间,杨子和黄圣依还是一如往常卖货,只是手上没有带婚戒。



然而2023年2月11日,黄圣依40岁生日,杨子却为她准备了隆重的生日派对,两人还大秀恩爱。



想起之前的离婚暗指,到现在的同框,不免让人怀疑这对夫妻在炒作。

奈何,这对夫妻实在太糊了,就连“离婚”也没人关注。

杨子和黄圣依的直播火不起来,是因为套路太多了。

比如有一次直播,标价2299的羽绒服,两人不顾品牌方的反对,卖到699,迅速卖光了。



结果事后却发现,这不过是杨子和黄圣依联合演的一出戏,这件羽绒服本身的价格就是699。



拉高价格再表演让利砍价的套路,在直播间屡见不鲜。

曾经饰演《小兵张嘎》中张嘎的谢孟伟,人称“嘎子哥”,在直播间卖一款手机,他信誓旦旦地称这部手机原价8999,但卖给直播间粉丝只要1999。



实际上这款手机的公开售价都不到1999,而直播间的粉丝以为嘎子哥给了大优惠,纷纷下单

还有人给粉丝洗脑:“当时直播间6万人抢这款手机,三分钟就抢了近万台,一下子导致咱们主播嘎子哥直接亏损上亿”。

陈浩民在酒厂直播卖酒,他称这款洋酒价值6000多元,眼看着没有人下单,他又搞了一个商家券,称有了券只要二十多元。



潘长江卖茅台的事,你们还记得吧?

他称和茅台董事长认识十几年了,为了把价格打下来,自己还垫了一点钱,售价只要3600元。



结果,有粉丝收到货后,却发现这是假酒。

因《爱情公寓》成名的李金铭,也曾在直播间上演了一出好戏。

她称为了回馈粉丝,将一个原价6000多的名牌包包降价到399元,谁抢到就是谁的。



粉丝自然纷纷抢单,结果卖出了1000单,李金铭却说这是助理的失误,还算了一下,自己损失了600多万。

粉丝心疼李金铭,纷纷开始退单,结果李金铭不打自招,称这款包包的成本只要300多。

当然,为了增加直播的流量,过气艺人们不停地卖情怀。

因古装剧成名的舒畅,在直播的时候,经常是古装扮相。



李国麟扮上了曾经的角色妆造,疯狂卖货。



除了卖情怀,还有一些过气艺人为了卖货,不惜沦为笑话。

朱梓骁在直播间大喊大叫,在生日宠粉节那一天,销售额突破了一个亿。



钟丽缇夫妇在直播间跳起了魔性舞蹈,一边跳一边卖货。



张檬和小五在直播间唱起了rap。



王祖蓝在直播间也表演起了谐星。



不得不说,这些过气艺人为了赚钱,真的够拼。

演戏、卖情怀、炒作,不管吃相如何,只要能卖出去货就行了。

普通人赚钱尚且要顾及面子,这些艺人却完全没有偶像包袱。

当然,凭借自己的本事赚钱没什么,只是用这种哗众取宠甚是是欺骗粉丝的手段来赚钱,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看着曾经喜欢过的明星,在直播间放飞自我,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除了难过,更多的是惋惜。

他们透支了自己的形象,透支了观众对他们的信任,也透支了整个娱乐圈给大众传递的价值观。

当艺人们无所不用其极赚钱时,也代表这个圈子在走下坡路了。

03绯闻扎堆,情史复杂,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男明星们

从吴亦凡到陈飞宇,都在告诉大众一个明晃晃的事实:无论男明星看起来多清纯,名利双收过后,都会欲望膨胀,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作为光鲜亮丽的男明星,要获取“性资源”太容易了,身边的花花草草多了,一不小心就“失足”了。

和迪丽热巴的绯闻愈演愈烈的黄景瑜,也是近期的热搜常客。

没想到,黄景瑜的前妻王雨馨站出来在黄景瑜的头上扔了几个石头。

王雨馨晒出和黄景瑜的结婚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也为自己说的话增添几分真实性。



她称黄景瑜婚内不忠,和多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其中一个是女演员张艺上,还拿出了录音为证。



面对这些实锤,黄景瑜的粉丝却在疯狂洗地,认为王雨馨在炒作蹭热度。



实际上,王雨馨和黄景瑜之间的纠葛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近6年来,她时不时就会站出来锤黄景瑜。

只可惜,黄景瑜始终保持沉默,任凭王雨馨控诉。

有意思的是,不论王雨馨如何拿出证据证明黄景瑜是渣男,似乎都不影响黄景瑜的星途。

这不,黄景瑜马上又要有新电影上映了。



不得不说,内娱粉丝对男艺人的包容性真强。

这些年,管不住下半身的男明星一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2022年9月,李易峰被爆嫖娼进局子了,一开始他还坚决否认。



直到官方发出通告,李易峰才无处可逃。



紧接着,网上又流传出他在海南“选妃”的事件,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细节。



一夜之间,代言全部和他解约,他的社交平台账号也遭到封禁。



郭麒麟一边在综艺里卖着单身人设,一边被网红晒出聊天记录。



不仅如此,他还被拍到三天之内“夜会”两位女子。



面对这些证据,郭麒麟选择沉默,而德云社却编了个段子回击:"你癞蛤蟆整容,你充当什么网红啊?"

2021年,在韩国出道的爱豆黄旭熙因为参加《奔跑吧兄弟》备受关注。



结果,没过多久,他就塌房了。

几个女粉丝联合爆料,黄旭熙脚踏多条船,以欺骗的方式获得女粉丝的信任,等“玩腻了”就以冷暴力的方式甩掉对方。



这种“时间管理”的方式,和罗志祥有得一拼。

罗志祥和周扬青在一起九年,大家都以为罗志祥是一个痴情男儿。

从周扬青嘴里才得知,原来所谓的亚洲舞王,浪荡十足。



在周扬青不在身边的时候,他会私聊女生,和化妆师、旗下女艺人、网红、女粉丝都有过不正当的关系,甚至带女生回家里。

玩得如此花的罗志祥,事业停滞了一年后,现在又照常营业了,真是可悲又可笑。



钢琴王子李云迪,形象一直良好,结果因为多次嫖娼,让自己的钢琴事业毁于一旦。



如今事情过去一年多,李云迪在国内基本没有机会了,但是他的目光锁定了国外。



不过,他的国内“真爱粉”们依然期待他的回归。



谭咏麟也曾被曝出睡女粉,对方的岁数比他小四轮。



尽管控诉者放出了照片为证,可是谭咏麟在娱乐圈的地位太高了,根本不足以撼动。

实际上,谭咏麟和女粉丝的故事不止这一桩。

谭咏麟的第一任妻子叫杨洁薇,两人相伴多年,并且表示不要孩子,要当丁克。

结果,后来的谭咏麟却和女粉丝朱永婷在一起,还生下了孩子,逼得杨洁薇不得不以青灯黄卷为伴。



《天天向上》的主持人钱枫,还侵犯了一名小姑娘,甚至为了逃避法律责任,选择给对方转账。



事情发生后,钱枫遭到湖南卫视解约,多年的事业就这样毁了。



很多人想不通,这些男明星名利双收,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恋爱结婚生子,为何偏偏要走上歪路。

其实道理很简单,当男人得到了鲜花和掌声之后,还渴望权力,而“性”正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就好比清宫剧里的皇帝,坐在万人之上的位置,仍然需要万千佳丽的后宫,他见一个爱一个,就算对方拒绝,他也要想方设法得到。

在这种“权力游戏”中,男人是掌控者、主宰者,甚至是所有悲剧的始作俑者。



对于娱乐圈这些浪荡公子,倘若没有现在的舆论环境,他们恐怕还会更大胆,看十几二十年前的娱乐圈就知道了,多少男艺人背后都有一箩筐的绯闻轶事。

说到底,在滥情这件事上,大众对男艺人的包容度比女艺人更强。

李小璐、姚笛到现在都无法翻身,而文章、罗志祥和王力宏都已经成功复出了。

愈姑娘说

娱乐圈这群“妖魔鬼怪”,都在挑战大众或法律的底线。

他们割韭菜、欺骗粉丝、博眼球、滥情,这些举动,正在让娱乐圈的环境变得愈发恶劣。

还好,网络的发达,让明星们的套路一点点被看穿,一些人的发声,也能帮助一群人不要陷入这些“骗局”中。

比起明星们本身的劣迹斑斑,更可怕的是,“真爱粉”们的无底线洗地。

任何揭穿他们爱豆言行的行为,都会被他们归位蹭热度。

最绝望的是,哪怕他们的爱豆触犯法律,他们都可以选择闭眼不看,把责任归咎到他人身上。

想要改变娱乐圈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需要明星和粉丝共同努力。

作为艺人,守住底线,作为粉丝,明辨是非。(完)

【愈姑娘】记录娱乐圈的风云骤变,感谢大家的点赞和关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有转载其他网站资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