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彩天欢迎您!
幻海优品

在 2023 综艺里看到“人类娱乐的未来样貌”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讲干货和硬逻辑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 犀牛娱乐

犀牛娱乐原创

文|方正 编辑|朴芳

当大张伟化身小丑脸男爵,一边乘着小木马漂浮在游乐园,一边唱着 " 阳光彩虹小白马,你是最强哒最棒哒 ",这个近乎 100% 还原歌词的唱演秀,给了《阳光彩虹小白马》一个最梦幻的 Live 版本。

科技发展带给内娱舞台的福报之一,或许就是,它给了大热金曲可视化呈现其歌词内容的广阔可能性。那些在过往歌者想都不敢想、如今却能肆意挥洒想象力的舞台,在综艺《元音大冒险》里被一一实现。

作为全球首档虚拟现实游戏闯关真人秀,《元音大冒险》的开拓性还不止于此。大张伟首穿动捕服不停扭胯的爆笑片段,模拟了普通人类驯服虚拟设备早期影像;打地鼠、光波大战等民间游戏也在虚拟空间里被 " 进化 ",有望成为次世代全民流行的交互游戏产品。

尽管动捕、XR 等技术创新在《元音大冒险》里随处可见,但技术展示并非节目重点。反之,大张伟、秦霄贤、小鬼 - 王琳凯、萧敬腾、徐梦洁、张雨绮等艺人玩家其实是代替观众提前体验元音大陆,它本质上是档好听、好看、好笑、好玩的合家欢综艺。

不过,在合家欢的底色之上,《元音大冒险》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下个世代 " 人类娱乐的未来样貌 " ——想象力无边界的下个世代唱演舞台奇观、打破次元壁的下个世代大众娱乐产品和全沉浸互动的下个世代虚拟娱乐空间。

上天入地的唱演舞台

科技赋能助圆 " 儿时梦 "

当早安唱到 " 我自有一口气,一剑开天门 ",苏鲁背后的天门果真被剑气劈开,随后的间奏苏鲁御风而行朝着巨型麒麟飞去,镜头一转,是早安吊着威亚、张开双臂在大链接仓里卖力表演。

拜科技所赐,人气 rapper 早安的这首《麒麟》拥有了最酷炫的一个 Live 舞台版本,一剑开天门、吊威亚飞行、巨型麒麟头这些歌词意象被一一可视化,让我们看到了下个世代内娱舞台能缔造出怎样的视觉奇观。

无论对歌手还是观众而言,《元音大冒险》上天入地的唱演舞台圆了很多人的儿时梦。身为中二少年的早安,后采时把演绎这版《麒麟》称为圆梦之旅;看到巨型星河战舰 " 降临 " 在萧敬腾的唱演舞台,很多观众又记起了儿时的那个宇航员梦。

内娱唱演舞台正历经一场技术革命。

泛虚拟技术从各个维度拓展了音乐唱演的可看性,当王楚然链接的瓦力用走心表演助力秦霄贤《空白格》拿到观众最高票,你会明白,如今 " 看音乐 " 正在取代 " 听音乐 " 成为群众欣赏一场音乐秀的核心需求。

小鬼 - 王琳凯的《逆流而上》能在第四期拿到 450 票,多半要归功于虚拟场景对观众情绪的煽动力。在红土、岩浆等元素堆叠成的战场废墟,小鬼链接的苏鲁在漫天火光里打着战鼓、吼着 "NANANANANA 我将杀出重围 ",观众瞬间就被代入到高燃的末世氛围里。

大张伟的《阳光彩虹小白马》走的是可爱治愈路线,这首歌使用了彩虹桥、小木马等童年元素给听者传递暖心正能量,节目以此打造了一个糖果色调的游乐园场景,高饱和度的视觉奇观想必会唤醒观众们那颗遗忘已久的童心。

非唱演舞台也在迈向下个世代。

第五期《元音大冒险》的 " 烟花大会 " 上,漫才组合肉食动物被置于卡通风城堡场景,这让他们口中 " 勇士斗恶龙 " 的故事更加栩栩如生;杨迪的爆笑魔法秀惊喜连连,他综合利用各种虚拟互动特效,居然在元音大陆实现了影分身、变大变小、人体悬浮术等舞台奇观。

综上可看到,《元音大冒险》让我们提前窥探到了下个世代的唱演舞台奇观,各类虚拟技术给音乐、舞蹈、脱口秀、魔术等表演形式都带来了全新的可能性。

打破次元的听看唱玩

提前体验 " 次世代产品 "

下个世代的大众娱乐不只有听和看,唱、玩等互动性更强的娱乐功能也不可或缺。在《元音大冒险》里,艺人玩家们都带我们提前体验了听、看、唱、玩一体化的次世代娱乐产品。

首先,很多艺人用虚实结合的唱演舞台,为我们示范了未来演唱类产品的诸多交互方式,最具代表的舞台是徐梦洁的《TAG》和大张伟 & 小鬼合作的《Fly me to the moon》。

徐梦洁的《TAG》舞台启用了芬妮的分身术,这意味着未来人类能够在唱 K 时实现 " 与很多个自己合唱 "。徐梦洁还与芬妮表演了一秒互换的 " 大变活人 ",这种与虚拟演唱者破次元互动的玩法将会是未来主流。

大张伟的《Fly me to the moon》则启用了双屏互动特效,促成了 " 真人 " 大张伟和 " 虚拟人 " 男爵(小鬼 - 王琳凯扮演)在演唱过程中 " 隔空对话 ",打破次元的互动奇观令现场观众惊叹连连,也让我们看见今后演唱类产品的演进方向。

再者,下个世代的互动游戏正在待爆中。

音乐关卡、游戏关卡是《元音大冒险》里穿插推进的两条主线,如果说音乐关卡的舞台革新之于 B 端演艺市场的行业价值更大,那么游戏关卡体现的更多则是对于 C 端玩家的用户价值。

在《元音大冒险》前几期,使用增强现实技术实现的 " 光波大战 " 游戏出场率极高,该游戏基本实现了无数小男孩把街霸搬到现实的童年梦想。而在最近两期节目,我们看到更多耳熟能详的民间游戏进化为了次世代游戏。

比如第五期出现的打地鼠、舞动甩甩乐、活力锤锤锤等游戏,都是结合 VR、XR 等技术开发出的 " 次世代升级版 ",用最新技术 " 复活 " 老少皆宜的大众游戏,这些既熟悉又新奇的次世代娱乐产品,有望在今后掀起又一波家庭娱乐热潮。

独属于次世代的创新游戏产品也在节目里亮相,比如第四期的 " 风暴穿越 " 游戏结合了节目故事主线不不盲盒记忆里的 " 船舱逃生 " 剧情,沉浸式剧情互动很像密室逃脱升级版,这些新游戏以实验之姿引领了次世代的大众娱乐市场。

无惧冒险的元音大陆

爱奇艺再造 " 潮综新物种 "

制造下个世代的唱演舞台、娱乐产品,是《元音大冒险》的基础目标,但最终他们都在为一个最底层制作逻辑服务——为人类打造下个世代的虚拟娱乐空间。

据节目总制片人陈伟在相关采访里透露,《元音大冒险》其实遵循了 " 先有虚拟空间,再有综艺节目 " 的制作理念。换言之,制作方先是前置开发了一个虚拟互动空间—— " 元音大陆 "APP,再邀请艺人玩家在虚拟空间里录了一个真人秀。

作为全球首档虚拟现实游戏闯关真人秀,《元音大冒险》的制作难度不言而喻。制作周期方面,节目从 3 月就开始进行虚拟人原画创作,经历了漫长的筹备过程;制作规模方面,整个项目现场日常有 110 多个工程师、50 多个视觉设计师、近 60 个动画设计师在背后做技术支撑。

如此来看,《元音大冒险》这个节目名或许暗藏了一个双关义,一方面它指的是艺人玩家们在元音大陆冒险,另一方面它也暗喻了节目之于制作团队也是一场大冒险。

在这场大冒险里,虽然节目制作人员要渡的技术难关、成本难关都相当多,但为了在必将到来的虚拟时代前夕为下个世代的人类娱乐样态探路,富有冒险精神的《元音大冒险》最终选择了迎难而上。

事实上,《元音大冒险》选择这趟冒险也不意外,毕竟该节目开发平台爱奇艺长久以来都是综艺市场敢为人先的探路者。从说唱综艺系列、到《潮流合伙人》系列、再到今年的《一起露营吧》,爱奇艺始终以先行者姿态开发各种垂类的潮流综艺,以带动年轻人广泛消费相关潮流内容。

同样的,爱奇艺也是最早入局虚拟娱乐赛道的平台之一。早在 2020 年爱奇艺就推出过当时很新颖的虚拟人物竞演节目《跨次元新星》,去年爱奇艺又依托 XR 技术为偶像组合 THE9 举办了沉浸式演唱会,这些孜孜不倦的创新探索是刻入爱奇艺 DNA 的内容精神。

《元音大冒险》无疑是爱奇艺打造的又一 " 潮综新物种 ",在操盘多个虚拟娱乐项目积累足够实战经验后,爱奇艺这一次的市场探索更为超前,但这档 2022 潮综的实验价值还留待今后更长的时间去发酵和观察。

这场从 2022 出发的冒险还在路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有转载其他网站资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